超越娱乐

首页 > 新闻 > 副刊 > 正文

第一批90后的而立之年

2020-01-03 13:28图文来源:新华日报

伴随着2020年的来临,第一批“90后”已步入而立之年。

在中国文化中,30岁是人生长河中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。频频被贴上“标新立异”“个性自我”等标签的90后,该如何面对自己的“三十而立”?新年伊始,我们采访了三位步入而立之年的90后,看他们是如何用实际行动诠释“而立”二字的精彩。

90后法官:让当事人握手言和,太有成就感

朱成龙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考古学家。“老物件会说话。”这个长得很萌的男生眼睛放出光彩,“那些文物饱经沧桑却神采奕奕。”如今,考古梦怕是没机会实现了,但朱成龙觉得,法官和考古学家挺像,他们都是真相发掘者,要抽丝剥茧、步步为营,才能把眼前的一切完美“修复”。

从2013年到2019年,朱成龙完成了令人欣羡的人生“N级跳”,从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板桥法庭的一名书记员,成为全南京市仅有的三名90后法官之一。

一桩桩鸡飞狗跳的民事案件,让朱成龙触摸到老百姓最真实的悲欢。2016年,他办理了一桩案子:一位常年生病的哥哥将工资交给弟弟保管,弟弟从中支取哥哥的生活开销。相安无事几十年后,哥哥为购买房改房,要求弟弟“归还”22万元,弟弟却表示积蓄已经全部花在照顾其生活起居和疾病治疗上。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而根据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的原则,哥哥能获得的返还款远不够买房。

朱成龙说法官要懂得博弈的艺术,他想替双方当事人找到那个最优平衡点:“如果根据条文‘机械办案’,哥哥后半辈子的处境将会非常艰难,既拿不到钱买房,又失去弟弟的照顾,这个结果是最糟的。”他在兄弟俩之间打起了“感情牌”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几次三番调停斡旋,弟弟终于同意返还11万元给哥哥买房,兄弟间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。

“法律条文简单冰冷,巧妙地运用法律才能彰显它的温度。”朱成龙阐述着他对法官职能的理解。

超越娱乐如果法官的水准也分等级,那么“定分止争、案结事了”一定是“最高段位”。不但案结,还得事了,不能让当事人的生活继续一团糟。朱成龙打了个比方:人为什么去医院?身体不舒服;人为什么去法院?社会关系“不舒服”。法官就像拿着手术刀的医生,不光裁判案件,还要帮当事人打开那个束缚他的死结,让他回到正常的生活中。

人们总是带着满腔怨气来到法院。有一对楼上楼下住了几十年的邻居,因为几千元钱的损失赔偿闹得不可开交。只要事实清楚、证据充分,要做出一纸判决并不难,但“机械办案”解不开人际关系的死结。朱成龙采取巡回审判,将审理地点从法庭“搬”到了当事人的家中,通过谈心了解到,这家的男人原来是楼上那家男人的上司,退休后心理不适应,遇事心里抹不直。心结一打开,被告也能理解,不仅痛快地拿出了赔偿金,两家也重修旧好。

超越娱乐都说90后任性,朱成龙却一直谨慎地维护着他看重的准则:从事执行任务时,不到万不得已不做拘留,他深知留下案底对人的一生意味着什么;从事审判工作时,多和当事人打开心扉聊一聊……年龄也能被他拿来扬长避短。遇到年纪大的当事人,他绝口不提自己多大,遇到年纪相仿的则以“其实咱们年纪差不多”来“套近乎”。法官一定高高在上?朱成龙第一个反驳:大家都是人,你装什么高冷嘛!

其实他强调的是一种主人翁精神。“主人翁精神意味着担当,意味着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做,要多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看问题:如果是我遭遇了这些,希望得到怎样的对待?”这一刻的朱成龙透着一股老成的智慧。

当记者问:站在而立之年回望,工作或生活中最让你开心的时刻是什么?朱成龙脸上露出了大男孩的狡黠——

超越娱乐“工作前最让我开心的时刻是得到一枚喜欢的古钱币,那一刹那的穿越感,就像打开了哆啦A梦的任意门。工作后嘛,要么是‘我这个判决书写得实在太完美了’,忍不住陶醉下;要么是双方当事人本来气得恨不得把对方打一顿,结果在我的调解下握手言和——那一刻真是太有成就感了!” 本报记者 冯圆芳

90后教授:回国是用数学计算出的“最优解”

曾经,有一个在美国“暴富”的机会摆在南京大学数学系教授宗润弘面前。当时,26岁的宗润弘还在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做研究员,他的成就和才华引起了美国华尔街一位高层人士的注意。对方许诺,如果他进入华尔街,可以直接当基金经理,这个“差事”几年内就能赚取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利润。

他真去做了几个月,收益也不错,但最终还是回头了,他明白学术研究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。人生由一系列选择所构成,每一步都可能决定命运的方向。现代社会里,更多的财富、更高的地位、更直接的“变现”方式是很多人热切追寻的目标,但不是宗润弘的。

即使放弃了来自华尔街的高薪邀约,宗润弘仍然是个一路开挂、“金”光闪闪的年轻人:30岁就被南京大学聘为教授,几个月后即将获得博士生导师资格……采访时,他说起这些波澜不惊,淡然的背后是他对自身实力的笃定与自信。2010年成功申请普林斯顿大学全额奖学金并被顺利录取后,宗润弘希望拜业界“大咖”、普林斯顿大学教授János Kollár为师。为了实现这个梦想,他搜索到Kollár教授曾在网上贴了约100道专业难题,于是花了一个多月时间,每天泡在办公室里,硬是做出了七八十道题,就此如愿以偿;开启学术生涯的第一篇论文,也是宗润弘实力催生灵感的硕果。“一个学术会议间隙,我和同领域师兄讨论一个代数几何中的拓扑问题,当时灵光一现,想到了一个很新很怪的办法,顺利地把那个问题解决掉了。”被他解决掉的这个问题,其实是多年来许多知名学者未能攻破的难题。他的研究成果普通人很难理解,比如与合作者一起完全解决了一个由代数几何著名专家Prof.Shokurov提出的关于如何刻画Toric簇的重要猜想;在代数几何的分支有理连通簇的研究中,解决并验证了一系列国际同仁的重要猜想;颇具新意地将自己的研究方向与算术几何的著名专家Prof.Scholze提出的所谓完美空间理论联系起来……在美国求学七年,串联时光的不是日期,而是一篇又一篇论文,一个又一个研究成果。

宗润弘也曾有过低谷期。做博士后期间,自己曾经在长达一两年内“找不到问题,没有研究可做”。“每天呆在办公室里超过十个小时却几乎一无所得,这种低迷的状态对于选择学术的人来说并不罕见。”读博士就意味着花费多年去完成一个个项目,其间每天都会经历压力,不可能像之前的学生时期,看书就知道答案。

一旦熬过低谷期,学者就会深深感受到学科的优美。“很多人觉得做学术很苦,其实做研究本身既艰苦又令人沉醉,这种享受感是追求学术事业的根本动力之一。它仿佛在你眼前打开了全新的世界,就像爬上一座山看到更美丽的风景。”

学术新人生活中是一个怎样的人?宗润弘表示自己相当“佛系”,不按时间表“打卡”,不爱无意义社交,甚至记者说要给他拍张照片,他都是拒绝的。无论是在美国求学还是在中国任教,他一般睡到中午起来,来到办公室或找个咖啡馆先工作一下午,饭后再工作到晚上十一点左右,睡前也会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,刷一小时手机放松和消遣……睡觉时间保持“足够”,一天只吃一顿饭也“足够”,简单的人际关系也“足够”。

留美国还是回中国,这个人生选择是宗润弘用专业知识“算”出来的。专业之外,他爱看经济、哲学类著作,从本科时期起就一直对社会问题保持着自己的思考和见解。近年来,他从独特的数学视角探讨中美两国的差异和发展前景。“回国不仅出于报国热情,也是因为通过计算,更加坚定了中国才是更优解这一信念。”宗润弘认为,年轻人生活可以简单,眼界却要开阔:“当一个人的所思所想融会贯通了,就会获得平稳的心态和独立思考的能力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 本报记者 吴雨阳

90后新闻人:文科女生“逆袭”研发APP

中等偏快的语速、清晰缜密的思维……高佳琪身上散发着一种成熟干练的气质,颇有几分女强人气场。入职七年,她成长为《培训》杂志社核心团队中最年轻的一员。作为一名文科生,她更是敢做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人,凭借超强的学习能力和勇于挑战的精神,研发创立了专为企业培训人提供优质专业课程的APP——培伴。

超越娱乐2012年,高佳琪从河海大学法律系毕业,当时的她,做出了人生中的一个重要决定——放弃进入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机会,转而拿起“笔杆子”,成为《培训》杂志社的一名记者编辑。

“我在读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,就通过了司法考试。”高佳琪是常人眼里的“学霸”,毕业后进入专业对口、待遇优厚的律所是顺理成章的事。可内心“不安分”的高佳琪偏偏不愿走寻常路,于是,父母建议她:“那就考个公务员吧。”“家里人的观点,就是女孩子考上公务员,工作稳定又体面,社会地位高。”但高佳琪不想按照长辈规划的人生轨迹按部就班,她总觉得应该走自己选择的路。在和父母多次“抗争”后,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所钟爱的媒体行业。问她何以如此执着,她脱口而出:“我喜欢!”

符合自己的兴趣,并能从中获得自我成长,是高佳琪择业时最看中的原则,也是90后这一代在职场上凸显的特质。在高佳琪看来,90后在物质财富相对丰富的年代成长,对体制、等级等眷恋较少,内心更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,“如果一份职业不能带来心理上的满足感,或者不能实现自我价值,那恐怕就没什么吸引力。”高佳琪说。

超越娱乐一切源于热爱!2013年,高佳琪正式入职《培训》,“果敢坚定、执行力强、勇于接受挑战。”是职场中的高佳琪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。2018年,杂志社准备上线一款APP“培伴”,以拓展杂志的线上培训业务。高佳琪勇挑重担,承担起了这个极具风险和挑战的项目。项目一开始便遭遇重重困难,“传统媒体行业在技术研发领域毫无积累,只能走技术外包路线,然而因为双方运营思路不同,项目进展非常缓慢。”几经思索和反复论证,高佳琪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将之前的产品全部推翻,重组项目组,自主进行产品研发。

超越娱乐一天编程都没有学过的“纯”文科生,竟然要自己搭建技术研发团队做互联网产品?这听起来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可高佳琪硬是凭借着不服输的劲头,一头扎进了毫无基础的IT行业,自学技术课程,拜访技术公司。高佳琪觉得,90后这一代大多积极主动,充满冲劲和活力,只要心里认准了一件事情,便会全力以赴。“虽然我不会编程,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,我对编程原理、技术逻辑都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,而且也更明白了市场需求。”之后,高佳琪组建了“培伴”APP团队,从1人到20人,从技术到产品,从内容到运营,2018年底,“培伴”APP正式亮相。高佳琪对于自己一手打造的“培伴”满怀信心:“在企业培训APP领域,尚未出现行业引领者,而我们与企业打了多年交道,也积累了很多资源,我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。”

超越娱乐2019年,高佳琪的人生又多了一个身份——新手妈妈。工作的压力、家庭的责任、下一代的抚养等一系列问题呈现在面前,是否让她体味到了“上有老、下有小”的疲惫感?“双方父母都有退休金,宝宝出生之后,父母除了帮忙带孩子,还不时给钱补贴我们。不过内心也有一些压力,希望有一天能够靠自己,给孩子和父母创造更好的生活。”在高佳琪看来,90后赶上了经济腾飞的好时代,有了父母的支持和帮衬,无疑是十分幸福的一代。

站在三十岁的人生当口,高佳琪心怀期冀,对生命之“立”也有着更多的感悟和思考:“30岁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,之前的努力是为了自己,但30岁之后,我觉得自己还应该更努力一些,努力是为了和爱人共同成长,为了对女儿言传身教,为了让父母骄傲和放心,为了让未来更美好。” 本报记者 王 慧

90后,而今迈步从头越

刘永昶

超越娱乐站在21世纪20年代的门槛上,看着即将纷至沓来的20后,90后们难免心潮澎湃:仿佛是一瞬间,他们最早的同伴已经三十而立。青春的色泽也许不会再那么鲜艳,但新时代的广阔天地却依然有着无限的想象。

超越娱乐在不同代际的人群中,90后的确显得有点特殊。那是因为,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浪潮一直卷涌着他们成长的世界,这个世界也一直在发生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。

他们是第一代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,他们总是愿意接受最新奇的通信工具与最酷炫的信息交互方式,也总是愿意创造并沉浸于风生水起的网络文化。他们也许乐于宅居,但却心系天下;他们也许看似佛系,但却彼此心心相印。他们相信,技术联通世界,技术也赋予生活无限的可能。

超越娱乐他们经历了中国经济的飞跃,见证了一个泱泱大国的崛起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,不需要再像前辈那样咀嚼生活的沉重与苦难。但在他们成长的道路上,现代社会的匆匆节奏让每个人的脚步都难以停歇,时刻充满竞争,疏忽就会掉队。90后对生活有更多的憧憬,但每一步都需要他们踏踏实实的奋斗。

他们受益于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,开始大规模地获得进入高等院校深造的机会。比起他们的前辈,90后有着更多的知识储备,也有更开阔的眼界。高考不再是独木桥,大学生不再是天之骄子,这反倒让他们的人生处处都是起跑线,“考研热”“考证热”,同龄人的竞逐折射着知识中国的勃勃生机。

他们身处于全世界最大的城市化浪潮中。从乡村集镇到繁华都市,大量的90后在城市汇集,投身波澜壮阔的产业建设。都市生活对于他们而言是绚烂多姿的,但节节拔高的房价和生活成本又让他们的日子充满压力。但无论奔波、劳累或是心酸,他们愿意坦然面对这种压力。因为他们相信,自己可以做生活的主人。

在变化的世界中成长,在人生的跑道上历练,不经意间,90后已经逐步成长为社会的中坚力量,科研院所里年轻的科学家,科技园区里优秀的IT精英,乡村田野奔波着的大学生村官,现代化车间里的工程师与产业工人,信息化训练场上的青年军官……无论什么样的岗位,90后都已经开始崭露头角,担当重责。他们敢于选择,勇于挑战,勤于思考,乐于生活,“求变”是这一代人的关键词,这为中国社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。

但一切才刚刚开始,不会改变的是,90后终将和他们的前辈一样,在中华民族的盛世图景中谱写崭新华章。遥望一个世纪之前,烟波浩渺的南湖之上,那艘红船里的中共一大代表,正在热烈地想象和讨论着中国的未来,当时他们的平均年龄是28岁。刚好28岁的毛泽东,就是其中那个“书生意气、挥斥方遒”的“90后”。

作者:冯圆芳 吴雨阳 王慧 刘永昶责任编辑:朱皓
澳门皇冠四虎在线网站 新濠天地娱乐手机版 老子有钱手机版 美高梅国际平台 金洋娱乐唯一官网